闭关修炼中……
 

[楼台]冒险家

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谢谢敲可爱的嘻嘻!!!最后一篇居然是给我的!大哥太宠小明了简直啦!嘻嘻写得比我画的好多了!!不过真的不再写伪装者了吗好不舍啊嘤嘤嘤ヘ(;´Д`ヘ)

我总是那样盼望:

酬答 @白笠❅寒霜 的,一个月前写的开头,现在拿出来续已经不知道当初想写什么,胡乱结了个尾,真是不好意思,对不住霜霜orz


大概不好看,不打tag了m(_ _)m




[楼台]冒险家




“大哥,您必须得帮我。”明台说。


明楼摘下眼镜,闭上眼睛,揉着眉心,没看他。“说吧,又闯什么祸了?”


“大哥,您怎么对我一点信心都没有?我才没闯祸。”


“哦?”明楼这才转头,看到明台仰着下巴,微微嘟着嘴,理直气壮地瞪着他。这姿态熟悉而恰到好处,明楼不禁微笑起来。“那是什么事?”


“正事。大哥,您跟我来。”


明台直接握住了他的手腕。明楼只来得及把手中的书本丢下,心下想着,是否刚才那个笑容,给了明台他会被纵容的错觉。




“这就是你说的正事?”明楼用两根手指拈起一件花花绿绿的戏服,打量一阵子,把嫌弃的神色露出一点来,又很快收起。“我不记得大姐送你来上学是叫你念舞台艺术。”


“我现在就给大姐打电话转专业。”明台嬉皮笑脸。


纵容也有个限度。明楼瞪他,“我先替大姐收拾你!”


明台看着他,吐吐舌头。这孩子可能是世界上最乖觉的人,当然立刻举手投降,老实交代:“我们学校的戏剧社团活动,本来定好了演员,突然生病,这不就临时缺人了。这出剧在校庆上演,我们导师都同意了的,须不是我胡闹,当然是正事……勉强算正事吧?大哥!你不帮我,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
“你那些酒肉朋友,这种时候一个都不见了?实在不行,不是还有阿诚?”


“你也说了是酒肉朋友,也就是喝酒吃肉时能一起。叫他们来,”明台撇撇嘴,又冲他笑,“我还不放心呢。阿诚哥最近在勤工俭学,我也不好占他太多时间。”


明楼失笑,“我难道不比阿诚忙?”


明台歪歪脑袋:“这我怎么能知道?你们似乎都很忙。反正这世界上只有我最闲。”


“你很闲?”明楼看他。


“不,”明台警觉,“一点也不。”


这回答实在太快,明楼不禁微微一笑。明台立刻问:“您答应了?”


“你这打蛇随棍上的本事,究竟跟谁学的?”


明台讪笑,只管盯着他看:“我这是遇到困难也迎难而上,有问题就努力解决,一定是跟您学的。”


明楼手里还拎着那件戏服,此时极随意地低头看。明台又在旁边说:“我们这次真的准备了好久的。您看这服装道具,好些是我们自己做的呢!就是您手上这件,就有我的心血。”


“哦?”明楼真来了兴致,“你还会做衣服?哪里是你缝的?”


“……胸口第三颗扣子。”明台面不改色。


明楼还真翻过来看了看,数到第三只纽扣。明台的声音仿佛就带了点投石问路的意思:“大哥你看,我手指都扎破了。不过大哥,你以后什么衣服扣子掉了,统统交给我。”


“我看不必了。”明楼侧头看着他手指说,——他食指还真裹了小块胶布。“你这一枚扣子,恨不得用了半斤线。你想献殷勤,还不如答应我点别的。”


明台立刻说:“我今后一定努力学习上进,老老实实做功课,不去酒吧跟那些人瞎闹,不随便换学校换专业,不跟同学争执更不再打架,做饭做您爱吃的,不谈恋爱了,闲下来就来找您——”


“打住,”这一番自觉自发简直正为表演什么叫打蛇随棍上,明楼真的笑了,“你闲,我还未必闲呢。”


“这么说,您答应了。”明台瞅着他的眼睛说。明台的脸上挂着些亮晶晶的笑,明楼看了过去,心想大姐对这孩子宠成那样,是不是也不过对这张笑脸没辙。






阿诚说:“您竟然会答应他演这个。”


明楼哼一声,“你不知道他有多麻烦。”


“可这也实在是……”


“阿诚哥,”明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,盯着他,“我们这里还缺一棵背景树。”


阿诚看看他,又看看明楼,举手投降:“……你们开心就好。”然后顺从地被明台轰出了后台。




演出圆满成功。


“新编小红帽。”阿诚拿着(竟然)印得颇精细的节目单念,又说一遍,“我是真的没料到您会答应他演这个。剧情梗概:村子里住着爱戴红色兜帽的男孩子,大家喊他小红帽。小红帽给他住在森林里的哥哥送去他亲手做的点心,却在路上遇到了大灰狼。大灰狼谎称是小红帽哥哥的好朋友,小红帽经验不足,一度被大灰狼欺骗和打败,但最后,小红帽终于凭借自己的勇气与智慧,在大灰狼准备冒充小红帽去袭击哥哥的时候出现,打败了大灰狼,救下了哥哥。”


阿诚读完,感觉已经非常消耗脸皮。所以说,“我实在十分佩服您,”他说,“您竟然能把这那么……这么样的一个剧本演下来。”


明楼微笑:“你最好知足,我猜你本来应该预定是大灰狼役。”


“哇。”阿诚毫无诚意地应付了一声,以表示并不存在的惊讶。“我倒是比较想演出猎人,可惜这个剧本中,根本没有这一角色登场。”


明楼笑着叹口气:“小红帽长大啦,自认智勇双全,可以保护一切,并不稀得什么猎人出场。”


他们此时走出剧场大门,黑暗忽然结束,外面一片明光。明台预先出门,此时已经把车开到了剧场门口,下了车,正冲他们招手。


明楼最后说:“你看这清平世界,阳光普照。我更愿他永远站在阳光下,永不必与谁斗智斗勇来保护什么人,若他一定要,我愿只在戏台之上。”


阿诚回答:“但愿真能如此。”


明楼斜他一眼:“你不要煞风景。”


阿诚笑起来,不再说话。他抬头望向明台,明台背靠着太阳,身上镀着层光。而明楼正向他走去。




—END—




真的写不出来了,所以如果没有意外,应该是最后一次写伪装者,可以放心取关啦,谢谢大家这半年的关照和宽容,有缘再见。


哦好像还有个风丽的坑,对不住了orz草稿箱里比之前发的多一章,我就直接贴过去了,后面就没了orz



评论
热度(49)
  1. 白笠❅寒霜我总是那样盼望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谢谢敲可爱的嘻嘻!!!最后一篇居然是给我的!大哥太宠小明了简直啦!嘻嘻写得比我画的好
© 白笠❅寒霜 | Powered by LOFTER